密西根华人资讯网

  • 打造本地最大生活服务平台
搜索
猜你喜欢
查看: 251|回复: 0
收起左侧

[文化交流] 她孤身一人跑到乡下,亏损8年,耗资千万造了一个乌托邦,每年引诱数千年轻人来追梦

[复制链接]

939

主题

962

帖子

3203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3203
发表于 2018-11-17 11:27:3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有一个香港人,
爷爷是中文大学校长,
母亲是华人圈有名的收藏家,
她却孤身一人跑到乡下玩泥巴,
后来她捏了35000只瓷蝶做成一件汉服,
被大英博物馆收藏,
还被英国女皇邀请喝下午茶,
她却说和景德镇老师傅谈天说地太好。
于是她想建一座“乌托邦”,
十几年里耗资千万,
如今却成为无数年轻人追梦的地方。
她,就是乐天陶社的创始人郑祎女士。
▲郑祎作品《福》

乐天市集的游人,未必知道郑祎。有人说,她是让乐天陶社往前,自己往后。她让乐天陶社举起了火把,而她自己却“隐居”在火把的背后。

每个人年轻的时候,或许都渴望遇到一个像郑祎这样的伯乐。但对郑祎来说,最好的伯乐是自己,认真地做自己喜欢的事,就会发现最好的自己。
▲乐天陶社创始人:郑祎

一个人
/ 择 一 事 /

郑祎第一次到景德镇,是陪着几十个老外来参观旅行。

原本也没抱多大希望,但当她看着老师傅们几个人一股作气地拉出一口大缸时,她就被迷住了:“原来陶瓷还可以这么做!太好玩啦!”

那一刻,郑祎就想把乐天陶社开到景德镇来,让更多人看见叹为观止的手艺。

但那时的景德镇,和大多数老旧的小城一样:年轻人纷纷往外跑,只剩下老师傅们在留守,毫无生气。

朋友们都劝郑祎这事太难了,别做了。但风风火火的郑祎,只是想做,便卯着劲来了。

毕竟有些事现在不做,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再做了。

/ 驻 一 城 /

郑祎先是租了一间大厂房,大刀阔斧地重修,然后专门请国外的艺术家朋友、老师傅们来这里开讲座。

厂房是原来的旧瓷厂,连着好几间厂房,杂草丛生。房主守着地,还不太想租。郑祎打包票说:“你租给我,其他肯定会爆满的。”

房主将信将疑地租了。谁料,一年内全都租出去了。

因为这里每周有艺术家讲座,有老师傅在传授技艺,还有咖啡可喝,展览可看,年轻人都爱往这跑,可热闹了。

乐天陶社像一颗种子,在这老房子里生根、萌芽、生长,渐渐成了年轻人梦想中的乌托邦,大家不分国界,不分彼此,在这里只以瓷之名相识、相交、相成长。

人的念头,常常不过是一颗种子,但只因有了用心对待,它会生根发芽,渐渐成长,总有一天会长成参天大树。就像郑祎,不过是由着自己的心,做一件好玩的事,却建成一方美好的家园。

/ 千 金 散 尽 亦 无 悔 /

但是,越是美好的事物,越需要花更多的心力去坚持。

一开始,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很难。但真正的难只有郑祎知道,比如连续8年的亏损。

但当问起她这些年花了多少钱时,大大咧咧的她想了想:“不知道,每次缺钱的时候我就去找钱,几千万应该有了吧。但是,我也没想那么多啦!”

没想那么多的她,可以在老师傅的窑口被火烧了时,二话不说便借钱帮忙。没想那么多的她,可以在年轻人说要来咖啡馆摆摊卖东西时,就一口答应,还要他们好好摆上两个月。

因为她知道,景德镇的老手艺不能丢,不然就像少了一个手指头。但年轻人也得做点自己的东西,不能一毕业就只仿做古代的器物,那样也没有未来。

黄飞,便是当年摆摊的年轻人之一。“那时候苦啊,我们也常吃不饱饭,人们总是认大师瓷,年轻人很难,所以我们当时很开心,可以摆个摊卖点自己的东西。”

也就从那个周末开始,景德镇有了乐天市集,成了许多年轻人梦想的舞台。也就从那些日子开始,许多年轻人的人生轨迹因为乐天发生了改变,开始闪闪发光。

比如黄飞,原先是在画仿古青花瓷。有一次,他遇到一个外国艺术家,对方看了他的作品后说你每天画的都一样,不是在重复自己吗?
▲ 黄飞

这句话,让黄飞如醍醐灌顶。于是,他开始尝试做自己的东西,在乐天摆摊,去听课,去和不同国家的人交流。原本的他只是初中毕业,但今天他已经以自由艺术家的身份去过好几个国家上课和开讲座,能讲一口流利的英文。

有句话说:“        人一生最大的幸运,就是在年富力强时发现了自己的人生使命。”

我想,对郑祎来说,做陶艺家、创办乐天陶社也许就是她发现的人生使命。

人这一生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一件事,何其幸运?能为之努力,便是千金散尽也值得吧。


/ 千 军 万 马 都 直 冲 /

这些年,郑祎除了投进许多财力,更多地是劳心劳力。

一开始,也没有钱买帐篷,大家都是在地上摆块布,直接开卖。“那真的是摆地摊啊!”说起来,郑祎自己都笑了。

可是,场地小,为了抢好位置,有些人大半夜就背着自己做的东西和被子,“叮叮当当”一大袋,偷偷摸摸地翻过老厂房的围墙,提前霸位。

结果,有一次,就有几个人为此大打出手,互相扔石头。郑祎一听,冲了过去,大吼一声:“你们不要闹!打什么打!”瞬间打架的人都蔫了,也不再被允许来摆摊了。

可是过了两年,郑祎发现大家交上来的作品鱼龙混杂,有的人不过是抄了国外的作品,有的人看谁卖得好就跟着做,有的人就随便下载了张图片便来上交资料。

郑祎心想,这可不行,要把机会给有才华的人。于是,这个平时总是满世界跑的人,硬是每个月都抽出时间,专门来看一叠叠厚厚的申请材料。

如何识别有创意的好作品,郑祎自有自己的一套办法。因为见得多,抄袭的作品时常一眼就被她揪出来。若是看着不像,便直接去对方的工作室现场看实物。

有一次,几个黑衣大汉突然闯进郑祎的工作室,劈头盖脸就问:“你为什么不让我儿子进来摆摊?”

郑祎吓了一跳,定睛一看,原来是这家人。便和对方解释说因为他儿子做的东西是仿别人的,只有原创的作品才能进乐天的市集,也建议他们可以去别的市集。

谁知道对方不买账:“我们只想来你这边摆摊,你们这里比较好!”

“我就奇怪了,觉得我这里好,还要来威胁我?”郑祎也是有脾气的人,“你们这样子,那我不客气了,干脆不开了!”吓得对方赶紧赔礼道歉,再也不敢来惹事了。

有一次,有人交来一个作品,郑祎惊呼做得这么好,怎么名不见经传。原来他曾在国内参加比赛,结果评委认可他做得好,但因为年纪太轻就不把奖给他。幸好在郑祎这里,无关年龄,只有创意与否。

“我要看到有没有一丝的原创在其中,如果有,我辅助你,等你有了机会,可以慢慢把你的光亮发出来。”郑祎说。

在申请的年轻人中,有很多一开始做得并不好。之前有个做杯子的男孩子,每周都来申请。郑祎每次都会和他聊两句,说点自己的修改想法。年轻人听完,又回去继续改、继续做。

大半年后,年轻人再来申请时,郑祎拍手一笑:“好很多了,可以来了。”

还有一对年轻情侣,他们一起做茶器、杯具。一开始做的都是很传统的器形,虽然好看,但好像总少了点什么。后来在乐天上了几节课,发现原来还可以这样玩泥巴。于是,他们就改了下,把原来直圆的壶柄做成了褶皱的样子,渐渐有了自己的特色。

“年轻人要做出有自己的东西,很不容易,得多支持鼓励。”郑祎说道,“有些人也许现在还不够好,但我看见他们一点一滴的进步,应当给机会的。”

路遇不平则拔刀相助,有缘相逢则觥筹交错。

这何尝不也是一辈子、择一事的态度呢?择一事,便是千军万马都直冲,便是艰难险阻也当平地。人活一世,只求快活,只愿随心尽兴。

/ 只 想 做 好 一 个 梦 /

如果没有乐天陶社,也许景德镇就像我们自己的家乡,像中国千千万万座古旧的小城一样,虽然有着古老的传统,却没有年轻的心跳。

也许不会有那么多心中有梦,手里有美的年轻人涌向这座小城,在泥土里净手生繁花。

也许不会有那么多年轻人能够隐居在这青山绿水里,仅凭自己的手艺,便能自给自足,看云卷云舒。


甚至,我们后续要介绍给大家的年轻人,都和乐天陶社有或多或少的联系。

因此,这也是这一次专题栏目《手艺隐居》以郑祎来开篇的原因。她的“隐居”,是隐居在光的背后。她的“手艺”,是帮更多人的梦想发光。

苏东坡曾说:“人生如梦,一樽还酹江月。”但一个人,择一事,驻一城,终一生,何尝不是一场人间好梦?

微信图片_20181116222526.jpg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使用 高级模式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